第187章 听说(1 / 1)

“太太。”楚墨晁看到秦雅芝,便立刻上前,谄媚地弯了弯腰。

秦雅芝朝他招了一下手:“进来坐。”

虽然她不太喜欢楚墨晁,可是因为他是墨菡的哥哥,所以她对他很客气。

楚墨晁看了一眼站在佛堂前的秦雅芝,再瞧瞧屋内肃穆的一切,便吓得不敢坐下:“太太,我……我站着说好。”

“一起坐吧。”秦雅芝招呼楚墨晁一起坐到椅子里。“喝茶。”

“谢谢太太。”楚墨晁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弯了下腰。

“坐。不用那么拘谨。就当是在你自个儿家里。”秦雅芝笑着说道。

楚墨晁赶紧坐下,双手紧张地扯着单摆。生活已经磨掉他的傲气,在督军夫人面前他一点儿也不敢造次。

“亲家哥,你是不是生活有些困难?”秦雅芝观察着楚墨晁单薄的破着洞的衣服,笑着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是有……”楚墨晁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那么一点儿。”

“我当初不是给你十万大洋?怎么这么快就没了?”秦雅芝其实已猜到楚墨晁会一身褴褛的原因,也能猜到他来督军府的目的。如果她把他当上宾留下,一定会让墨菡在唐锦西与冯熙熙面前落人口实,尤其是唐锦西。所以她才要为难一下楚墨晁。

“那个……我……”楚墨晁把双手揣到袖子里,低着头,不好意思地说道,“我都输了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墨菡会很难过。”秦雅芝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楚墨晁赶紧站起来,举起一只手发誓:“太太,我知道我混!我再也不赌了!我发誓以后好好生活,努力挣钱养家,我……”

“努力挣钱养家?”秦雅芝一脸不相信地看着楚墨晁。当初找人冲喜的时候,她就已经把墨菡兄嫂了解得清清楚楚。祈安曾经告诉她,说墨菡的兄嫂游手好闲,整个家都靠墨菡一个人微薄的工资支撑。他挣钱养家?这话听着恁地刺耳。

楚墨晁看出秦雅芝不相信自己,便用力抽了自己一嘴巴:“我混!我不懂事!我给墨菡丢脸了!”

见他说一句抽一下,越说越大声,秦雅芝赶紧阻止:“够了!坐!”

“太太,您不怪我了?”楚墨晁紧张地看着秦雅芝。对身无分文的他来说,秦雅芝就是他的金主,万万得罪不得。

瞧楚墨晁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,秦雅芝便露出一个淡淡的笑,化解对方的紧张:“不是我怪你。我只是替墨菡觉得委屈。你这个当哥的要给她争气。”

“我发誓,我一定好好争气。”楚墨晁坐在椅子上,像坐在针尖上一般,万分惶恐,就怕一不小心说错话。

“这个家现在有点复杂,宸宇娶了两房姨太太,唐锦西出身富贵,常以势欺人。墨菡本就不好过……”秦雅芝叹了口气。

楚墨晁为难地咧了咧嘴:“我……也是走投无路了……才来找墨菡。”

“这样吧。”秦雅芝掏出一张银票,推到楚墨晁面前,“这是一万大洋,你拿着它去做点生意。等你挣了钱,再来风风光光地见墨菡。记住,千万别再赌博。”

一万大洋?

楚墨晁瞪大眼睛,惊喜得合不拢嘴。他本来还怕督军夫人嫌他穷,把他赶出去,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就送他一万大洋。

有墨菡这个妹妹,他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。

难怪算命的说墨菡是皇后命。

这没了皇帝,嫁给督军的独子,不跟皇后一样尊贵?

他拿起银票,一劲儿弯腰:“谢谢太太!谢谢太太!”

“我说的话可要记住了。你若再输光了,我不会再管你。你这个当哥的也不要总给妹妹找麻烦。”秦雅芝不放心地嘱咐着楚墨晁,就怕他一有了钱就手痒,一手痒便又去赌。十赌九输。

“这次不会。绝对不会。”楚墨晁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“你从后门走。不要跟陌生女人说话。”秦雅芝打开一扇门,对楚墨晁说道。

刚才唐锦西在知道门口的乞丐是墨菡的兄长时,表情鄙夷,满是不屑,若是再让冯熙熙遇到,这两个女人还不知道会怎样挖苦墨菡。

“好的。太太。”楚墨晁弯了弯腰,便从那扇侧门离开。

春棠端着水果走进来时,看到楚墨晁已经离开,便看着秦雅芝:“夫人,亲家哥怎么走了?”

“他的目的是要钱。拿了钱自然就走了。”秦雅芝有些不屑地说道。

墨菡那么优秀,却有一个好逸恶劳、嗜赌成性的哥哥。女娲娘娘在造人的时候,一定是打了个盹,少给楚墨晁安点东西。

“少夫人那边我要怎么说?”春棠茫然地问道。这亲家哥来见少夫人,少夫人连个影儿都没见着,他就拿着钱屁颠屁颠地走人了。这要让少夫人知道,会有多难过啊。

她不禁开始可怜少夫人。

“不要告诉她。那样的家人只会让她脸面无光。对了,若唐锦西问起这事儿,你就说搞错了,那人只是想骗点银子花。”秦雅芝想得周全。为了不让墨菡在这个家难堪,她便选择了撒谎与隐瞒。

“好的。”春棠听话地点点头。

“出此逆子,是楚家家门之不幸。”秦雅芝摇了摇头,一副扼腕的表情。

……

“搞错了?”唐锦西在春棠离开后,不相信地哼了一声。哪个要饭的敢跑到督军府闹事?不要命了?她可不是傻子,一句话就能搪塞过去。那个男人就算不是楚墨菡的亲哥,估计也是血脉极近的亲戚。

“什么搞错了?”冯熙熙这时正从楼上下来,好奇地问道。

唐锦西高傲地挑了一侧脸颊的肌肉,嘲讽地说道:“今儿督军府出了件新鲜事而已。”

“什么新鲜事?马夫跟府里的老妈子相好了?”冯熙熙握着双肩,同样高傲地昂着下巴。

“比那新鲜!”唐锦西故意拉长音。

这下子,冯熙熙的好奇心被拉到最大,她坐到唐锦西身边:“到底什么新鲜事?你说还是不说?”

“我说了呢,对我也没什么坏处,不过呢……”唐锦西瞧瞧冯熙熙,“也没好事。我干嘛要告诉你?”

“不说拉倒!谁还稀罕来着?”冯熙熙沉下脸,不屑地哼了一声,就要起身离开。

“我回来的时候在门口遇一乞丐,侍卫说那人自称是楚墨菡的哥哥,”唐锦西说完,不计形象地哈哈大笑,“你说这事儿新鲜不新鲜?”

“乞丐?”冯熙熙露出一个嘲讽的笑,“这楚墨菡的家人真是精彩。先是弄出个乞丐侄子,这回又来了个乞丐哥。哈!”

“可夫人让春棠传话给我,说那是个骗子,你信吗?”唐锦西傲慢地昂起冯熙熙。

她原是瞧不起冯熙熙的,可是在打垮楚墨菡这一件事情上,她们两个还得合作。

“我也不信。”冯熙熙露出一个充满算计的笑。

她正愁找不到离间婆婆跟楚墨菡关系的办法,他们自己送上门一个。

……

“音乐会好听吗?”顾宸宇环着楚墨菡,笑着问道。

“好听。”楚墨菡点点头。嫁给他后,他们很少有时间出去约会。她都快不记得上次两人一起去看电影是什么时候。她有点意犹未尽地说道:“还没听够就结束了。”

“下次我包场,让他们专门演给你一个人听。”顾宸宇霸气地说道。

听到他的话,楚墨菡并没有夸他,反而轻嗔:“包场?你有钱没地儿砸?路边穷人一堆堆的,你拿钱救济救济难民不是更好?”

听到楚墨菡的话,顾宸宇便面露踌躇:“南边跟戚军在打仗。”

“我就搞不明白了,互不侵犯,和平共处就那么难吗?”楚墨菡惆怅地说道。“为什么非要挑起战争,让民不聊生?”

“因为有野心。”顾宸宇说道。中国现在四分五裂,各方军阀都想分一块大蛋糕,于是连年战乱。

“宸宇,我不懂战争,但是我知道百姓的疾苦。你要做一个好的统帅。”楚墨菡诚恳地望着顾宸宇。清朝瓦解她并不抱怨,反而觉得这是一种新生。她只是不想要有战乱。

“嗯。”顾宸宇牵着楚墨菡的手,笑道,“到家了。夫人,请下车。”

看到顾宸宇那一本正经的表情,楚墨菡被逗笑。她握紧顾宸宇的手,跟他一起下车。

冯熙熙听到汽车的声音,便清了清喉咙,在瞄到楚墨菡的旗袍后,便开口:“小菊,今儿府里竟来的那个乞丐,我听说是滁洲人,你们说会不会是三姨太唐锦西的亲戚?”

“不可能怕。三姨太出身名门,怎么可能会有乞丐亲戚?”小菊不相信地看着冯熙熙。

“我就不明白了,一个臭要饭的怎么有胆子自称是宇少的大舅子?”冯熙熙摇了摇头,颇为不可思议地说道。

滁州来的?乞丐?自称是宇少的大舅子?

墨菡听到冯熙熙跟小菊的对话后,惊讶地站住。

“我听说太太把他叫进佛堂说了半天话,然后那个乞丐就走了。后来春棠就说那人是个骗子。”小菊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。

婆婆见过那个人?

楚墨菡立刻丢下顾宸宇,匆匆上楼。她有种预感,那个乞丐是哥。

..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